您好,欢迎来到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攀西地质队官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的建设  |  学习党史
邮品中的长征片段

  作者:杨铸生   来源:原创   编辑:方浩  董慧华

-----------------------------------------------------------------

  内容提要:本文扼要阐述了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到四川凉山震撼的26天里,召开了会理会议、礼州会议,举行了彝海结盟,建立红色政权,撒播了革命火种,扩充红军队伍,成功的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打通北上与红四方面军汇合的道路,介绍了这页光辉历程在邮资票品上的艺术再现和表现形式。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中国共产党经历风风雨雨,战胜艰难险阻,付出重大牺牲,取得举世注目的辉煌成就,迎来了诞辰100周年,中央红军长征是党百年历程中的光辉篇章。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率领的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第一、三、五、九军团)在长征途中到四川凉山地区近一个月,在广大群众中播种下了革命火种,是红军长征史诗的重要一页。这段难忘的历史,在邮资票品上的艺术展现和表现形式,让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令,不断进取,在新的起点上以优异成绩向党百年诞辰献礼,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1、巧渡金江、会理决策

  1935年5月3日红一方面军干部团接受了抢夺绞平渡的任务,决定以二营为先遣支队,五连为前卫连,不惜一切代价尽可能迅速抢夺渡口,掩护后续部队渡江。全连在副营长、连长带领下,当天向着预定的滇川交界处金沙江上的绞平渡前进。绞平渡是四川会理县的1个小村,原来住有国民党的保安队和税务所,红军入滇后增派兵力,控制了大小渡口和掳去所有船只,企图阻止红军渡江。前卫连侦察组找到税务所的人,问清情况和隐藏的六只船,连长当机立断率2个排上船过江,留1个排防守南岸担任警戒。船靠对岸后摸上石梯,敌哨兵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俘虏,红军分头袭击敌人的正规军和保安队,把敌人堵在屋里都成了俘虏,前卫连一枪未发巧夺了绞平渡[1]。

  5月5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随军委纵队渡江,随后第三、一、九军团陆续过江,中央红军安全顺利地渡过敌人的天然屏障--金沙江。5月9日红军后卫部队第五军团过江,至此红一方面军全部进入凉山境内,红一军团直属纵队与中央纵队到达通安镇。巧渡金沙江的全面胜利,使红军主力部队脱出数十万敌军的堵、截、追击的包围圈,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惊险艰难的巧渡金沙江,以邮票的形式艺术再现。1960年1月邮电部发行《遵义会议25周年》纪念邮票1套3枚,其中第三枚(纪74 .3-3)为巧渡金沙江[1]。邮票呈草绿色,矩形,面值10分,图案用油画的艺术形式表现红军战士巧渡金沙江的战斗场面,画面强调了悬崖的深远险峻,水流的汹涌湍急,更加突出红军的顽强和英勇奋斗精神。

   图1

  蒋介石原想消灭中央红军于金沙江以南,除令薛岳率各纵队的十万大军跟踪北进,李昱珩部经会泽向巧家北追,其余主力经寻甸、武定向元谋尾追外,又电令刘湘以20军、21军之部分归杨森,火速至大渡河北岸防堵,还急电刘文辉布防堵截。

  红军攻占通安镇后直奔会理城,5月10日红军三军团陆续在会理城郊集中,完成对县城的包围;由于县城墙厚实坚固,猛攻爆破仅炸塌城墙少许,敌旅长面部受伤仍难进城。5月11日红一军团直属纵队到城北瓦店子,中央纵队进驻城东北清水河傍铁厂(现红旗村);5月12日军委主席朱德做出关于我军在会理整休5日,补充粮食弹药的行动布置,并在当天发出在铁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通知。

  会理会议作出了英明决策,巩固了新三人团(毛泽东、周恩来、王家祥)在党内的领导核心地位,全党全军更加团结。会议总结了“遵义会议”以来的战略方针,确定今后的行动任务,会议决定继续北上,抢渡大渡河向红四方面军靠拢[2],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会议还决定刘伯承任先遣司令,运用他在川军中的声望和熟悉地理民情等有利条件为全军开路。会理会议表明我党从幼稚逐渐走向成熟,将会引领全党全军走向新的胜利。

  1985年5月12日会理县邮电局发行纪念邮戳卡1枚,以邮戳卡的表现形式纪念“会理会议”召开50周年。邮戳呈扇形,图案为党徽和红军长征,卡上图案为雕刻山谷中金沙江及“金沙水拍云崖暖”诗句。

   图2

  

  2、德昌破敌、礼州谋兵

  蒋介石明白红军主力北上意图后,急电刘文辉布防堵截、据守待援,刘接电后将1万余兵力集中于会理-德昌-西昌一线,以图在此道上迟滞红军,同时动员地方武装、土司头人实行“坚壁清野”,以断红军粮秣。

  5月14日红军先遣队过摩挲营,受阻于半站营,到锦川后为防德昌守城顽强抵抗,红一军团决定分兵两路夹击德昌。16日上午一路到乐跃击溃半站营关隘设防的守敌,打通前往德昌的道路,另一路到南山连夜奔袭佔领六所。夜晚红军突袭德昌,守敌早彻、城防空虚,几乎未耗兵力弹药占领德昌县城[3]。进城后开展宣传活动,严治恶霸、开仓放粮、深得人心,百姓参加红军,为部队提供了修整的时机和人粮补充,红军20日全部离开,在德昌历时七昼夜。

  奉令担任一方面军总后卫的红九军团,被誉为“战略奇兵”,5月6日在巧家的“树桔”渡过金沙江,5月18日经宁南县,从白水河进入普格,在普格县城三天的时间里,撒播革命种子,留下难忘的记忆和不少文物,其中的“红军树”列为县重点文物,建立纪念碑[4]。

  5月17日 中央军委作出向西昌进军的部署,主力红军沿安宁河西岸分别挺进,晚上先头部队抵达城外的崩土坎,为了避开强敌和牢固的城防,决定绕道西昌城[5],争取北上时间。此时,蒋介石急由昆明飞往成都调兵遣将,部署大渡河重兵,置红军为“第二石达开”。国民党川康边防军司令刘元璋将部队全部收进城内,晚上开始烧西昌城,次日红军侦察部队到马水河时曾奋力帮助群众救火。

  5月19日红军主力陆续到达西昌礼州镇[6],在文昌宫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打富济贫等工作。在礼州土官庄(今田坝乡边家祠)召开中央军委工作会议,作出北上大渡河的战略布署,进一步明确红军北上,进行长期征战向红四方面军靠拢。先后派出两个先遣队向冕宁进发,决定第一先遣队和红军主力改由冕宁经大桥过彝区,在安顺场抢渡大渡河,第二先遣队则伪装走越西县大道迷惑敌人。

  礼州会议的重要之处在于提出“长期征战”,通过精细巧妙的谋兵,规划出北上长征的行军路线,以佯攻兵力吸引国民党主力军,由此掩护红军主力通过彝区抵达大渡河,从而再次按照我方意图调动敌兵布署,瓦解蒋介石围追堵截的企图,这是红军长征史中一次睿智的战略布局。5月20日朱德总司令在礼州向全军发出电令,作出抢渡大渡河的行动布署;担负掩护红军主力的红九军团到达礼州,与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会师,这是自开始长征以来的第一次大集结。

  2015年5月西昌市邮政局刻制1枚纪念戳,以圆形戳的形式纪念“礼州会议”召开80周年,戳中图案为一方面军军旗和文字[7]。

   图3

  

  3、扩红越西、建政冕宁

  5月20日第二先遣队(红一军团2师5团)由中央代表刘少奇、王观澜和左权、刘亚楼率领,出奇不意的从泸沽分兵,沿孙水河进入中所,22日在小相岺结束战斗后攻入越西县城,此时国民党军队已闻风逃窜。越西城头红旗飘,大造声势迷敌军。由王观澜负责地方工作,开展宣传动员,打土豪、焚税契、救质彝,获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和爱戴,乡亲们送亲人参加红军,最终有近千名热血男儿参加红军,诞生了中国少数民族第一个“红军县”[8]。红军在越西近九天,补充了血液,扩大了队伍,撒播了火种,不愧为人们称赞的“扩红越西”。

  冕宁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由冕宁北上是滔滔大渡河,这是国民党在川康地区清灭红军极重要的防线,要与红四方面军靠拢,必须打开此门户,红军若被困堵在此带,就毫无战役战术回旋之地。迅速夺下冕宁成为红军实现北上抗日的一个关键节点,务必拔出钉在路上的这颗钉子,冕宁用兵,重在于此[9]。

  5月20日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第一先遣团从礼州出发经漫水湾到达泸沽镇,据中央冕宁地下党情报,在大渡河一带有重兵阻截,冕宁境内仅有地方军阀邓秀庭的20旅。中央军委给邓秀庭稍信讲明红军意图,当晚冕宁地下党派向导带红军向县城行进,县长和地方武装闻讯北逃。21日红军先头部队入城,群众贴标语、放鞭炮热烈欢迎,进而打开通向彝区的门户。

  红军进城后开展宣传活动,在文庙召开大会成立冕宁县革命委员会[10],红色政权建立接管国民政府权力,并开展各项工作。毛泽东主席在东街赵屋(今长征纪念馆)召开会议,布置地下党的任务和采取政策。红军发布以朱德总司令签署的《中国红军布告》,这是中国共产党关于民族政策的光辉篇章,为彝海结盟和民族工作奠定了基础,是红军长征时期民族、军民、军政、党群关系具体体现。红军在县城六天,群众踊跃参军,壮大了红军队伍,播下了革命火种。红军在冕宁及以后的历次中央会议、文告、宣言中都提到“长征”。

  2011年7月冕宁县邮政局刻制两枚红色印迹纪念戳,以此艺术形式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一枚戳呈梯形,图案为彝海结盟遗址,海子边矗立的纪念碑和文字;另一枚戳呈长方形,图案为红军长征纪念馆址,全国统一的花式路线示意图及文字。

   图4

  

  4、彝海结盟、顺利北上

  5月21日第一先遣队由冕宁城经大桥到俄瓦垭口,这一带是彝汉杂居去,到喇嘛房就是彝族聚居区。这里山势险要、道路崎岖、易守难攻,22日早红军就遭彝民围攻,经肖华联系人做小叶丹亲叔工作,说明红军路过此地,愿与彝民首领结拜兄弟,才得以解围。通过地下党的工作,刘伯承策马去与首领小叶丹会面,按党的民族政策以诚恳的态度重申红军来意,表达与首领结拜为兄弟的愿望。小叶丹同意结拜为兄弟,并把结盟仪式的地点定在彝海子,他俩虔诚的并排跪下,高声盟誓将“血酒”一饮而尽。当晚刘伯承、肖华在大桥设宴款待小叶丹与侄叔及十八头领,宴会后吧“中国夷民沽鸡支队”红旗授予小叶丹,并委命他为支队长,其弟为副支队长。

  第一先遣队在彝民向导的带领下顺利通过彝区,迅速抵达石棉大渡河畔的安顺场。先遣队走后小叶丹昼夜奔忙,将彝民组织起来护送红军后续部队过境,红军大部队在彝民护送下,经过七天七夜,一路畅通无阻顺利安全通过彝区到达安顺场。在这几天里,红军与彝民亲如一家,产生了不少动人的故事,结盟喝水不喝酒,买完驻地的酒招待彝族兄弟,刘司令小叶丹互赠礼物,刘伯承在向导陈志喜家里,这些故事流传到今难以忘怀。

  彝海结盟播下了革命火种,推动了少数民族地区革命斗争的不断发展,改善了彝汉之间的民族关系,是民族团结的典范,是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的胜利,是红军长征史上光辉的一页。因此,彝海结盟不仅对当地的革命具有重大意义,而且也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意义[11]。

  当红军主力过彝区到达安顺,准备渡过大渡河时,驻西昌的敌军刘元璋旅奉命追击撤离西昌的红九军团,刘率两个团作出分兵三路,包抄奔袭红九军团驻地泸沽镇,消灭红军断后部队的布置。红九军团长罗炳辉指挥两个团在孙水河北岸阻击,在桥头击退敌人多次进攻,刘元琮的白永安团在梳妆台追击红军,遭先期撤退埋伏的红军反击,刘军多次攻击惨败崩溃,历时五小时的鏖战,以敌人的彻底失败而结束。泸沽之战生俘敌百余人,缴获子弹上万发,枪支百多条,刘带残兵败将垂头丧气退驻松林。红军彻底粉碎了敌军追击,保证了红军大部队顺利北上。28日红九军团北上离冕宁县境奔赴大渡河,红军长征部队先后全部走出凉山,到凉山地区历时26天。

  1995年5月冕宁县邮政局发行纪念封一套三枚,以纪念封的艺术形式庆祝“彝海结盟六十周年”。纪念封贴刘伯承诞辰100周年纪念邮票,封上图案为海子边群雕纪念塑像,并盖有五角星和党徽图的圆形纪念戳。

  2003年国家邮政局发行《彝海结盟纪念碑邮资图》,面值1.2元,该图为耸立于西昌大巷口的刘、叶双人雕塑。2005年四川邮政广告公司和凉山邮政局制作了红军长征到凉山邮资纪念封一套三枚,以邮资封的形式纪念红军长征到凉山七十周年,封上图案分别是:会理城广场上的红军雕塑、西昌大巷口彝海结盟纪念碑、冕宁海子边的群雕纪念碑,并盖有三地相应的圆形纪念戳。

  

  图5

  图6

  图7

  

  图8

  图9

  

  图10

  

  

  参考文献

  1. 《中国集邮百科知识》,杨治梅、耿守宗编,华夏出版社出版,1987年11月第一版,“遵义会议25周年”(200页)。

  2. 《长征日记》,肖锋著,人民出版社出版,1977年8月第一版。

  3. 《凉山城市新报》第651期,2015年6月3日第4版,尹晓寒《普格红军树》。

  4. 《凉山城市新报》第653期,2015年6月5日第5版,尹晓寒《德昌破敌》。

  5. 《聂荣臻回忆录》,中共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战士出版社出版。

  6. 《西昌县誌》,兵冠志编,西昌档案馆资料。

  7. 《凉山邮苑》总82期。2015年6月15日第3版,杨铸生《红军长征礼州会议80周年纪念封片》。

  8. 《凉山日报》,2015年6月24日特刊,第19版,史青义《扩红越西》、《红军长征过越西》。

  9. 《凉山城市新报》第658期,2015年6月11日第10版,尹晓寒《冕宁用兵》。

  10. 《凉山城市新报》第659期,2015年6月12日第10版,尹晓寒《红色政权》。

  11. 《凉山城市新报》第665期,2015年6月19期第13版,尹晓寒《彝海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