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攀西地质队官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回馈社会
陈文 一名参与中国扶贫攻坚的战士

(本文转载自四川省地矿局门户网站)

 

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陈文,今年30岁。30岁,乃是而立之年。陈文不仅要“立”起来,而且还要冲锋,因为他很清楚,在中国这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扶贫攻坚战中,他也是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


2014年4月 15 日,四川省地矿局甘洛县田坝镇扶贫的大旗由林文的手上转交到了陈文的手上。作为田坝镇党委副书记,林文帮扶新华村的使命已经圆满结束了,他将回到207地质队,而来自攀西地质队的陈文的任务则是帮扶与新华村相隔九公里的挖夯村。在交接仪式上,林文重重地握了一把陈文的手,好像是要把一种巨大的能量传递给陈文一样,陈文也从这重重的一握里,隐约感受到了挖夯村扶贫任务的艰巨。


“给”是有限的,“要”是无限的。陈文做的第一事就是要让村民明白什么是精准扶贫,要让村民们动起来


陈文到甘洛,最先被安排在甘洛县国土局,挂职任副局长。没过多久,就直接到了田坝镇做党委副书记,而今年9月份,陈文被任命为挖夯村第一书记。虽然职务称谓有了一些变化,但是不变的是,他始终是一位参与中国扶贫攻坚战的战士。


甘洛这个地方,陈文当年做地质工作跑地质灾害调查的时候就来过,第一感觉是那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但那里很贫穷。开展地灾调查在甘洛停留的时间可谓弹指一挥间,而现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文以一位战士的名义,又回来了,而且是要在这里深深地扎下根来。

按照相关规定,作为挖夯村第一书记,要求必须要和村民打成一片, 要同吃同住同劳动。


陈文驻村,就住在村的一个活动室里,十多个平方的屋子,除了一张小床,还有一只可以烧水用的水壶。晚上,是没有电视看的。好在旁边有一个农家书屋,陈文就拿些书来翻阅,以此打发寂寞时光。按常理,一个新来的驻村干部,首先要学的是当地的民风民俗,但陈文好像是不需要补这一课的,他老家在凉山州的冕宁县,而且从小还在农村长大。但是农业方面的知识,陈文却是有些欠缺的。第一次驻村的时候是夏天,天气十分闷热,没有风扇。夜渐深,心愈静,天也就凉快了下来,但讨厌的蚊子,却不知疲惫,直升飞机一般在屋子里嗡嗡乱窜,挥之不去,身上被咬出红一块紫一块的疙瘩。因为蚊子的难以对付,陈文最初还担心自己睡不好觉,但也许是白天走村串户访贫问苦太过劳累的缘故,放下书,合上眼,很快也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陈文驻村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召开了村民大会。精神抖擞的陈文站在台上,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山村显得格外洪亮。陈文宣传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精准扶贫扶贫攻坚的有关政策,那些丰富的内容,是陈文刚刚参加省直机关举办的一个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培训班上学习来的。通过宣传,就是要让广大村民明白,这一轮精准扶贫,不再是拿钱拿物,而是根据具体情况,开展实施相关项目,也就是项目扶贫。扶贫工程,就是要大家在政府引导下帮助下,靠自己的双手主动作为,最终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


当记者问:现在很多新闻媒体都在关注凉山扶贫的事情,认为凉山州历来都在开展这样一个工程,为什么效果一直不好呢?陈文分析说,“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贫困户很多都存在着很严重的等、靠、要的消极思想,而“给”是有限的,“要”是无限的。所以,我要组织召开大会宣讲国家扶贫政策,走村串户时还是老生常谈国家扶贫政策,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要唤醒村民的自觉,变等待‘输血’为调动自身功能主动‘造血’,从而把脱贫致富的原动力激活起来。“


陈文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总能循循善诱。有村民悄声地问他:“你们在新华村扶贫的时候,给他们拿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给我们钱呢?”陈文总是不厌其烦地解释:“一是国家扶贫政策有了调整,给资金变成了做项目;二是我们会给你们带来脱贫的思想、观念以及方法,你们掌握好了,就能够挣到更多的钱啊!我们就是要让你们掌握挣钱的主动权啊!”


“全面小康,不能让一个人掉队。”陈文的出现, 让绝望的阿木子哈看到了一线希望


陈文驻村的第二件事,就是走访66户贫困建卡户。了解他们的家庭现状、贫困原因,并根据各户的具体情况,提出脱贫致富的方案和路径。


有一次,陈文到贫困建卡户阿木子哈家去走访。阿木子哈已经68岁高龄了,由于过去在矿山上打工,落下了矽肺的老毛病,而且是很严重的晚期,走路呼吸都非常困难,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他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因为吸毒,现在正在戒毒所强制性戒毒;小儿子外出打工多年,但至今不知去向一直杳无音讯。阿木子哈的老伴也年老体弱,膝下还有两个只有几岁的孙子嗷嗷待哺。而全家四口的生活,就靠一百多元的低保艰难维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年人均纯收入低于2736元收入者就算贫困,这样算来,阿木子哈被贫困陷落得已经不能自拔了。陈文去阿木子哈家那天,正好停电,本来就采光不好的屋子,就更加黑暗了。陈文环顾四周,阿木子哈家里连一口灶一口锅都没有,除了一张很破烂的床铺,根本就没什么像样的家具,就连一般老乡家最为司空见惯的香肠、腊肉,在阿木子哈家也难觅踪影。

“中国要全面小康,不能让一个人掉队,像阿木子哈这样的贫困户,他们距离小康是多么的遥不可及啊!”陈文受到了深深的震撼:“无论如何,都得帮帮阿木子哈一把。”


陈文了解到,阿木子哈患的矽肺病,很多医疗费用是可以报销的,但先前无人过问。陈文从生产组跑到村上、从村上跑到镇上、从镇上跑到县上的相关部门,吃透吃准了有关政策,找到了相关的办理机构,总算把阿木子哈的医疗费用按规定进行了报销。陈文还认真研究了“低保兜底”的政策,并且与县上有关部门进行了商讨 ,希望从这个渠道再为阿木子哈解决一些实际困难。阿木子哈一家的脱贫,成为了陈文的一桩心病。而对于原本很是绝望,觉得眼前一片黑暗的阿木子哈,陈文的出现,让他重新振作起了精神,因为他看见了一丝希望。


项目扶贫,是当下中国扶贫的新举措。因此,落实项目是陈文每天思考得最多的事情。陈文说 :“老百姓是很实际的,大道理他们要听,但他们更期待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要想富,先修路”。虽然老套,但却是现实


在挖夯村,陈文落实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交通项目。


挖夯村,下设5个生产小组,1、2、3生产小组已经都享受了国家在交通方面的配套政策,道路已经修进了生产小组并且已经硬化,交通条件得到了很好的改善。但另外的两个生产小组,就没有这么走运了,10多公里长的“毛路”也只是一个雏形中的雏形,晴天一脚的灰,雨天一身的泥,农用的三轮车行驶都相当困难。因为交通困难,一些本来很简单的疾病却耽误了抢救的时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生命悲剧,村民们每每说起这些,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陈文去这两个组“踏勘”那天,正好是一个大晴天。陈文乘坐的交通工具则是作为养猪大户的村书记卖猪用的三轮摩托车。身高1.85米,体重170多斤的陈文坐在上面,车厢里弥漫着猪尿猪屎的味道。陈文使劲抓住车上的铁栏杆,怀里还抱着他心爱的相机。道路坑洼,摩托车即使挂到低速挡突突轰鸣着龟行,依然颠簸得非常厉害,陈文好几次差点从车厢里甩出来……


雨季一结束,陈文就拿出了局里去年捐赠的7000多元钱,对通往4、5生产小组的道路进行整治。陈文租了一台很小型的挖掘机,而他自己与村民们一道,清理垮塌、填平坑洼、修通涵沟,算是投工投劳,就这样马不停蹄连续奋战了7天。也许是体力过分透支,陈文像散了架一般,但好在道路不仅有所拓宽,而且也平整多了。为了能够对路面进行硬化,陈文多次前往县交通部门进行“斡旋”,不仅成功将道路硬化纳入了甘洛县村村通的计划项目,而且还纳入了凉山交通大会战的项目。 4、5组的村民们,想到要不了多久,他们的脚下也将有一条规整的水泥路了,都打心眼里高兴,打心眼里感谢共产党派来的好书记陈文。


“水,是生命之源”。陈文落实的第二个项目,是为了解决一个村的饮水问题。


当得知一个村民小组的饮水困难时,陈文他们上山找到了一处清洁的水源后,前往县水务局,通过艰难协商,总算敲定了一个“饮水”项目。目前一切相关工作正在有条不紊顺利推进,9公里的水管,已经运抵施工现场。要不了多久,汩汩清泉就可以通过水管,流淌进缺水村民的家中了。


为了帮扶村民实现脱贫,陈文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因为扶贫,陈文的生物钟被彻底打乱了。陈文原来有睡午觉的习惯,但现在的这个时间段,他要么就在村子里,要么就在去村子的路上。其实,累一点苦一点,陈文都不怕。陈文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村长和村书记的关系。一个是彝族老大哥,一个是汉族老大哥,可偏偏就这两位村里的大哥常常闹别扭。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啊,这车头的问题解决不好,扶贫这战也就难打了。陈文常常把他们叫到一起,苦口婆心做工作,甚至有些时候,就约上他们俩喝上两杯,目的就是要他们不计前嫌面向未来,增进民族团结,共同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别看陈文是个大块头,可不胜酒力,但驻村扶贫后,偏偏经常就有推拖不掉的“酒局”。尤其到了彝族老乡家里,他们往往以酒代茶,要么拿出整箱整箱的啤酒,要么抱出自家酿造的大碗大罐的包谷酒,你若不喝,老乡就以为你嫌弃,是不给面子。有一天,陈文走访了五户彝族老乡家,五场“海喝”下来,陈文回到住所的时候,都有些东倒西歪了。


陈文也上微信,在他的朋友常常晒出美景美食的时候,陈文晒得最多的,还是挖夯村的山山水水,挖夯村的父老乡亲,挖夯村的猪儿狗儿。朋友们都说,要不了多久,陈文就可以当一个养猪专业户了。


由于陈文刚刚才被任命为第一书记,所以,他的驻村扶贫工作至少还要延长两到三年的时间。不过,陈文告诉记者,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陈文之所以能够安心地扎根在村里,除了有各级领导的关怀外,家人也给予他很大支持。陈文扶贫,他的一些同学很纳闷,陈文是理工大学的高材生,本该成为工程地质专业人才,怎么现在又要到农村去,做一回土头土脑的农民呢?但陈文的父亲不这么看,这位光荣的人民教师认为,陈文能够有这样一段经历,是他人生的一大财富。他还反复叮嘱陈文要努力工作,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为当地老百姓多办好事多办实事,他认为这就是在积善积德,是会得到好报的。陈文的爱人也是很支持的陈文的,陈文离开了家,家里的担子就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尤其既要干革命工作,还要看管才两岁多的小孩,尤其是遇到小孩感冒咳嗽,她更是忙得来不可开焦,因为这,她虽然偶尔也曾抱怨过,但最终都咬咬牙挺了过来。为了进一步了解并支持陈文的工作,她还曾带着小孩在甘洛县城住了几天,本来是要准备去乡下的,但小孩水土不服,只有作罢了。


12月3日,四川省地矿局精准扶贫曁干部驻村帮扶工作会在成都召开,省地矿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建明在会上强调,要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展现地矿人的良好形象。在这次会议上,陈文还获悉,四川地矿局又将派出十位驻村干部,帮助甘洛县田坝镇的十个村扶贫。因此,陈文对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充满必胜的信心,因为,他深知,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另记,在本文落笔时,即12月9日,这十位驻村干部在局领导的带领下,已奔驰在前往的路上。

陈文走村串户大都靠步行,偶尔也有这样的交通工具

陈文在贫困建卡户中了解情况

陈文在微信上最爱晒的就是关于村里的一草一木